家的記「億」,美味憶「長」 第二屆傳統美食展第一名烹飪名師:「朱姐」朱億長老師親自監製

酸甜苦辣,
是料理,是人生,也是家的味道
億長御坊的緣起歷程,是創辦人朱姐追尋父母親記憶與食物味道的一趟旅程;旅途中來去的風景,往來的人們,品嘗過的味道,豐富了這段旅行;而酸甜苦辣人生百態點滴入味,讓朱姐的料理不只有味道,更是人情味。而朱姐與億長御坊走著的路上,也是酸甜苦辣箇中滋味在其中……

學藝的酸

一開始的故事其實是令人一絲絲鼻酸的。朱姐的母親離開得早,朱姐當時年小,對於人生離別並沒有真正的感覺。然而一天一天看著父親落寞憔悴的身影,直到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己對於母親的印象也開始模糊,「這是多麼令人驚慌與遺憾的一件事啊!」,心想應該為了父親也為了自己找回對母親的記憶,朱姐獨自一個人開始走進廚房,嘗試拼湊起對母親味道與父親家鄉味的記憶。朱姐其實並沒有正式拜師學藝,但因為緣分,小時候常能在街坊鄰居婆婆媽媽的身邊打轉著,隨著陣陣「億長來幫忙啊……!」的呼喚聲,一下在這個媽媽、一下在那位婆婆的身邊忙進忙出,雖然辛苦,但卻也一點一滴慢慢地讓廚藝進步許多。而從小生長在南門市場,也讓朱姐練就了一身好工夫:怎麼看生鮮蔬果?怎麼挑選雞鴨魚肉南北乾貨?都是在這兒練成的。這樣的眼光與自我要求也傳承成為日後億長御坊的立業標準。

打擊的苦

生活漸漸走回常軌,朱姐用好手藝開始了販賣熟食之路,這也可以算是億長御坊的前身。在父親經營的店裡,從「紅燒豆包」與「湖州粽」出發,屬於父親母親的家鄉記憶,在一個一個熟客介紹下慢慢地建立口碑。然而人生並不是總是順遂的,父親生病與離開、家中的變故,以及對人的信任導致失去了父親經營多年的老招牌,甚至還有朋友的背叛,連串的打擊彷彿失去了與記憶的連結,讓年輕的朱姐一度對人、對人生難以想像地失去信心。

創業的辣

辣的感覺是直接的,如同朱姐直率的個性,無論做菜或待人都是以真心真誠。也因為真心交往,曾在最灰心難過,一無所有了的時候,有幾位熟客來找朱姐,包了個紅包為她加油打氣,一點心意卻是滿滿祝福,希望朱姐東山再起。就因為這個真誠,朱姐身邊有許多這樣的力量一直在身旁支持著,無論客人、朋友或是家人。重燃對料理與人生的熱情,這是億長御坊新生的開始:從第一道菜做起,十道菜、二十道菜,以至現在的數十道菜,就是因為這樣的支持力量,讓億長御坊與朱姐重新站起來,充滿感恩地成為熟食領域的「天下第一攤」。這是朱姐與大家「心」的記憶。

收成的甜

家人的支持與緊密情感是朱姐很重要的力量。億長御坊裡很多道菜都有與家人的故事在其中:「東坡肉」是祖孫三代傳承的情感聯繫;第二代小老闆承襲母親DNA的好品味與好手藝,自創了「四色咕咾肉」則是傳承的連結;而母子一起嘗鮮一起研究的「雲南三絲」就是億長御坊品牌延續的力量。酸甜苦辣,朱姐的人生也已經入味其中。朱姐有個夢想,希望將億長御坊打造成熟食界的精品品牌,走過幾十個年頭,現在由第二代小老闆接棒,除了原本熟食本業不變之外,無論是透明超市的理想,或是正要開始的實體餐廳:一張屬於大「家」的餐桌,這個夢漸漸地準備實現。
「回家」,一道咕咾肉有了小老闆回家的故事,而在億長御坊的菜裡,您也可以從這裡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鄉愁,或是自己熟悉的味道,就像朱姐當初尋到對母親的記憶一樣。這裡的菜色或許大江南北,但是一道一道料理、一代一代傳承,一道菜一個故事,一個口味一個記憶,相信能找到屬於每個家不同的故事,就像回到家裡。回到家,也將會是億長御坊新的開始。
回最上